吃什麼發什麼。嗜肉。
 
 

【全職】強哥(韓葉)

◎「小強」這個別名源於周星馳的電影。周把身旁不小心被踩死的蟑螂稱作「小強」,從此「小強」這一稱謂在開始迅速流行,已經成了華人對蟑螂的代名詞──節選自維基百科
◎和 新居歸屬 同為韓葉同居系列。
◎和 @超黑極細眼線筆 的腦洞 。
◎可與沐橙妳怎麼還不回家(傘修橙)搭配食用。以下正文。

  在這個地方生活也快要一個半月了。

  目前韓文清和葉修沒遇上什麼大爭執或波折,更別提什麼暗湧。估計是因為兩個人對彼此都太熟悉了,有時連用言語傳達想法都像累贅。誇張一點來說,葉修屁股一抬,韓文清就能精準地判斷他是要挪位置還是要放屁。前者放任他自然發生,後者?韓文清沒有自虐的癖好,他會面無表情地離葉修遠一點。

  開始還會嫌棄他,下場就是韓文清一放葉修就嘲諷回來,沒辦法,不管是不是個人,屁都不會是香的。兩邊都麻痺,就沒人再為這事大驚小怪了。

 

  離題了。

 

  韓文清在新居生活的這一個半月沒看過任何一隻蟑螂。

  一般人不會喜歡蟑螂。

  葉修和一般人這個詞遠遠扯不上關係。

  他是榮耀裡的大神,具備溫柔和嘲諷等各種特性,一般而言,的確沒辦法把葉修和一般聯想在一塊。不過面對這種雜食性昆蟲,葉神瞬間充滿了親和感。

 

  所以韓文清進房看到葉修反常地沒待在電腦前,就什麼都懂了。

  葉修站在角落,臉上盡是漫不經心,還隨意地和韓文清打了招呼。不過那點小假裝怎麼騙得過和他深交那麼久的韓文清?
  「大男人還怕蟑螂?」他一眼看到了原因,不忍說,當下實在是有點憤怒的。他自認很注重整潔,雖然不至於有潔癖,不過那種生物理應不該出現在他的生活裡。

  「會飛啊,嚇死哥了。」葉修一面說一面猥瑣地往韓文清的方向移動,繞到了他身後。韓文清冷冷地瞪向了葉修桌邊忘了收的泡麵碗,有股將一切都歸咎於葉修的午餐的衝動。

  韓文清打算好好說說他這個壞習慣,不可能再讓他用副本還沒刷完啦打Boss打到一半啦等等之類的做藉口。他轉身,卻正好看見房門在他面前碰一聲關上。

  「……葉修,你什麼意思。」
  「老韓,我相信你可以的,活著回來。」

  說完這話葉修就要溜向客廳,韓文清和葉修相處了這些時日,反應倒也快,開了門一把又將葉修抓進了房裡。葉修看著韓文清,又看了看那隻臥在牆上的大強,乾巴巴地笑了聲:「哈哈,老韓,嚇到了?」

  「你手心很濕啊?」韓文清把葉修的手從自己衣襬上拍開。

 

  葉修摸摸鼻子:「哎老韓,不如手機借個?」
  「怎麼?」
  「打給蘇沐橙。」
  「……就為了讓她來打蟑螂?」韓文清的自尊不允許。
  「你一說我才想起來,她現在看到都會尖叫了。以前不是這樣的……」

   葉修嘆口氣,說哎那怎麼辦啊老韓,我對這東西和對女人一樣沒輒,你想想辦法吧。

  要是有女人聽見葉修這個比喻不知做何感想。韓文清面無表情地想。

 

  他放棄和葉修做無意義的鬥爭,眼下把那東西弄死了從他們的世界驅逐比較重要。葉修閃到另一側抽了一大把面紙給他,還扔了濕紙巾過去,濕紙巾韓文清沒接到,掉到了地上。韓文清罵他浪費,抓著那一把面紙轉身卻還是對那深褐色的生物下不去手。葉修的聲音涼涼地從他身後傳來,說老韓你還嫌我呢?你看你還不是怕啊?

  韓文清回頭,看了一眼墊著腳尖蹲在板凳上的葉修。有點好笑又有點來氣,韓文清抓著那團白色往大強的方向一壓,大強卻似早有預感,一個鬆腳落到了地上。韓文清心下大驚,就看那隻蟑螂迅速地找到了房內的陰影──比如說,葉修的板凳底下。

  「真不巧。」韓文清發表言論。葉修剛剛還在嘲弄的韓文清的嘴角還是彎著的,可就維持著那個弧度,沒動過了。

  韓文清看著葉修維持著那僵硬的姿勢足足有三十秒,稍稍走近,伸長了食指。

  「臥槽老韓心髒啊別推別推!」葉修咬著牙訓練平衡感,整個人緊繃到不行。椅子一翻人就要往後摔,葉修發出一聲怪叫,溺水的人捉住救生圈一般向前撲去,雙手狠狠掐住了韓文清的肩膀──那力道之大,韓文清一度覺得要是葉修掐的是他的脖子,估計隔天他們就會上頭條了。

  葉修人品爆發,算是狠狠運動了一回,腳居然穩穩地踩在了韓文清的大腿背上。韓文清彎著膝蓋,上半身還被葉修拉的微微彎下了腰,兩個人的姿勢極其扭曲。然後葉修發出一聲哀鳴,閃到腰了。

  「葉修你!」

  「手沒事……」他表演著顏面藝術,痛不欲生地說。

  「誰問你手!」韓文清也是努力了一番才將話語擠出喉嚨,他的手撐住了葉修。要葉修鬆手尾椎摔到地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下去!」痛苦的語氣裡帶著威嚇。

  「不成,腰好疼啊!」葉修艱難地回答他,額頭都冒出了細細的冷汗。

  「我腳和肩膀也很疼,快下去!」

  「我去老韓你以為我不想嗎,動不了啊!」

  韓文清用無論如何都不會想讓外人看到的姿勢,支著葉修一步一步走向了沙發,然後將他放到了沙發上。葉修躺在那裏裝死,剛剛被那一嚇,整個人都精神不少,不過好像忘了什麼來著?

 

  忽然有個黑色的身影從他眼前掠過,耳邊還有密集的振翅聲。

  葉修終於崩潰了。多少年沒再哭過,一瞬間差點破戒。

 

  看著葉修可憐兮兮地窩在沙發上,閃到腰了還沒辦法專心休息,其實一直都有人性的韓文清覺得好吧這人應該是得到教訓了,晚點再來處理他。

  他沒讓自己再去多看那隻強哥,真心是越看越怕。他冷靜地出手,這次很穩,白花花的衛生紙剎那將那上一秒觸鬚都還在晃動的生物裹入。韓文清衝進浴室將牠扔進馬桶裡,拎起一旁的沐浴乳對著馬桶內一陣亂擠,沖水的時候看著那些泡沫方才鎮定了心情。

  葉修看見他的英雄凱旋歸來,多想衝上前給他一個熱情如火的飛撲,或者像瓊瑤劇裡那樣拉著手在房間裡轉圈。可惜他的實踐度是零,因為他才稍要起身,就疼地嘶了一聲倒了回去。

 

  韓文清走過去想替他揉揉腰,腳後跟卻忽然踩到了什麼。踩到那東西腳下陷的瞬間,濕意氾濫,韓文清身形一僵,忽地想起小時候自己的父母總是抱怨他不太哭。或許剛剛那一秒,他的父母就能如願了。

 

  目睹全程的葉修笑得眼淚差點噴出來,韓文清維持著原本的動作,連低頭看一眼都不肯。葉修才說,抱歉啊老韓……剛剛那個……濕紙巾……

  韓文清憤怒地將濕紙巾甩進垃圾桶裡,衝過去報復性地揉了葉修的腰好幾下。葉修亂叫著一掌拍在韓文清臉上,韓文清打掉他的手,對上那雙笑盈盈的眼睛。一陣短暫的沉默,葉修的笑意又更深了,他搭在韓文清肩膀的手放上了韓文清的後腦。

 

  平時放不下的身段,剛剛在蟑螂面前竟然都潰堤了,意外地更促進了兩個大男人的感情。

 

  下次泡麵一吃完就扔掉,不准找藉口。
  韓文清沒輕易臣服在葉修笑彎的眼裡,臉一如既往地臭。
  葉修說好,然後在韓文清的氣息欺近時閉上了眼睛。

  

 

 

  那之後韓文清一回生二回熟,對蟑螂不怎麼戒慎恐懼了。雖然不至於歡迎,但看到時還算心情不錯。

  因為某個始終無法對這玩意免疫的男人大驚小怪的樣子,總能為他的平凡的生活添加不少樂趣。

 

 

  ─FIN─

 

後記:
和雲Ya的腦洞←雲YA的圖 ←!!超級可愛TTT
也想過其實他們沒有一個怕蟑螂吧(……)還請大家別太計較(……)
其他的OOC片段就收在不成文的最下方了(ry

多好啊葉修,為你學會打蟑螂的男人(屁

12 Aug 2014
 
评论(24)
 
热度(97)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