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麼發什麼。嗜肉。
 
 

【大叔的愛】愛到底是什麼呢?(牧春)

休假日,春田創一睜著眼睛犯睏,聽秒針的腳步聲滴答滴答。旁邊已經空了,樓下傳來放置碗筷的聲音,不難想像早飯已經上桌,散發熱騰騰的香氣。

同床共枕以來已經過去四個月,起初春田僵硬得要死不活,還是在牧索性起身、要去睡沙發時春田把對方猛地拉回來,這事才算消停。現在他倒是三不五時整個人翻到牧凌太身上,如果牧比他早就寢,春田還會乾脆整個人撞過去,更多時候,會被牧直接甩回地板上。

真過分啊——
回想至此,春田攬了攬被子。儘管睡相極差,作為一個35歲人類,和牧交往至今也不至於想不明白棉被仍妥妥地待在自己身上是怎麼一回事了。

「春田前輩,你還要睡多久啊。」
牧凌太不知何時已經來到門口,抱胸居高臨下地看他。春田頂著亂蓬蓬的頭髮唉唉叫著坐起身,一臉厭世地和牧大眼瞪小眼。就算他不是剛睡醒,起床這事本身就能讓人心情很差。

「要起來了沒?」
可惜眼前的戀人並不是會在這種地方慣著自己的類型。說來春田昨天還想通宵打電動的,遊戲機才拿出來對方說沒收就沒收,現在還不知道被藏哪裡去了。之前也說了不是玩戀愛類的,而且最後還是不讓買VR,牧真小氣。
春田扁著一張嘴,抱著被子砰地一聲又栽回床上。牧凌太就站在門邊看春田創一來回表演不倒翁,幾次之後春田終於膩了,抗議著牧不早點吐槽好讓他有台階停止。

牧笑得眼尾的紋路都跑了出來,放春田自己去刷牙洗臉,率先坐到餐桌前去了。


說好去那家總是大排長龍的拉麵店吃午飯,時間還早,春田手忙腳亂地幫著牧曬棉被。最開始明明還做得挺好的,次數一多又懶散了,牧曉得春田是變著法子跟自己撒嬌呢,又是罵又是無奈。現在想起來,初見時麻呂說他戀母情結搞不好不是無跡可尋。

也好。重新交往的一段時間,春田顯得十分小心翼翼。牧倒是明白春田在擔心害怕著什麼,說到底是自己有單方面定義他人幸福的前科,讓這一個傻大個喪失了安全感。培養回來倒是挺快的,畢竟傻就是傻,有傻的好處。

「牧牧牧牧牧!」
「幹嘛啊吵死了。」
「那啥,離我們出門還有一段時間吧?」
「是沒錯,所以呢?」
「要、要不要做點什麼?玩遊戲之類的.....」
春田支吾其詞,剛剛喊人家名字還大聲地像廣播系統,現在卻像個準備好要被罵的孩子。不就是想要遊戲機嗎,牧又好氣又好笑,從衣櫃裡把PS4拿出來。
春田瞪大了一雙眼和一張嘴,指著牧的方向,想著之後他曉得哪裡找了。牧看穿他那點小心思,毫不留情面地吐槽道:「你總不會以為我下次還會放這裡吧。」
「沒、沒有啊......」
無視。牧逕自走到餐桌前,打開筆記型電腦。
「什麼啊!」他邊碎碎念邊拿著遊戲機去沙發軟爛,任半小時輕易流逝。玩了幾關,春田又膩了,實在坐不住。

跟牧在一起的時間裡,春田似乎開始不喜歡各做各的事情。他眼神一直往在餐桌那邊用筆記型電腦敲字的牧飄過去,後者也不知道是真沒看到還是視若無睹,就結論而言沒有主動搭理春田創一的意思。

「吶我說、牧。」
「又怎麼了?」哇好不耐煩。
「突然想起來,真的是突然想起來啦。蠻久以前的事情了⋯⋯」
「所以到底是什麼?」停下手上的動作,牧抬起頭來。
「就是,以前你不是跟部、部長在天台吵過架嘛⋯⋯」他邊說邊由下往上窺看牧的表情。哦,春田創一,開始學著察言觀色了。
牧抬了抬眉毛,說:「然後呢?」
「雖然牧說喜、喜歡我,我也不是懷疑啦!只是、那個時候不是只說了我的缺點嗎?就、就是想知道一下喜歡我什麼、之類的⋯⋯你看,黑澤部長不就是覺得我怎麼樣都可愛嘛⋯⋯?」

啊。慘了。搞砸了。
好像看到牧的青筋在跳。
要想辦法圓回來才行。
神啊,春田創一到底該拿自己的嘴笨怎麼辦才好?

「不是啦,因為我們算是在交往嘛⋯⋯?我常常覺得牧有很多很好很可愛的地方。但牧好像對我總是很沒耐心的樣子,所以有點好奇從牧的角度來看,我是⋯⋯可愛的嗎?還是,帥氣的⋯⋯?」說著說著因為彆扭春田又坐立難安起來,他最受不了尷尬的場合,忍不住撥起自己的頭髮。對此牧噗地笑出了聲,說:「你是笨蛋嗎?」
春田還沒抗議,牧就接著說了下去。
「當然是又帥氣又可愛啊,從我的角度來看。」
一個彎也不拐地直球正面襲來。
春田呆滯了一秒,說:「哦、噢⋯⋯這樣啊。也是哦。原來從牧的角度來看我也是帥氣又可愛啊⋯⋯」他邊歪頭邊點頭,讓人很想讓他乾脆一點。到底是還在疑惑還是認同了?

牧站起身,往春田所在的沙發走去。春田往後退了退,緊張地問:「你、你幹嘛?」
「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說完牧扣住他的後腦狠狠地親了一頓。

春田死死閉著眼睛,牧的吻還是一如既往地強勢,但春田開始發現程度的變化——往往在不安的時候牧撞上他嘴唇的力道會更大,吃醋的時候也是如此。是我的不對啊——他這麼想著,笨拙地伸手抱住牧的肩膀,偷偷將眼睛睜開一條縫。

啊,好沉迷的樣子。
這反倒讓春田感到有點好笑。注意到氣息的變化,牧也張眼,問:「你笑什麼啊。」

這種時候再說他像吉娃娃,牧凌太可是要認真翻臉的。一星期不給他做炸雞吃了。

「不是啦,只是覺得牧真的好喜歡我啊。」
他笑得像個毫無陰霾的大孩子,燦爛奪目地令人心臟一揪。
「你才知道啊。」
「牧,我說啊,拉麵還是下次吃吧?」
「啊?」
春田的視線又開始像不受控的鼠標在整個畫面移來移去,他說:

「我們試著做點別的事情吧⋯⋯?」


—FIN or TBC—

30 May 2018
 
评论(6)
 
热度(111)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