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麼發什麼。嗜肉。
 
 

【閃十一】二十年(南涼)

‧第一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一年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合不來。
稍微聰明一點的人都知道,來到一個新環境要不就是很強要不就是人緣好,否則容易成為被欺負的目標。在不知道對方個性和實力的情況下,很少有人第一次見面就說「我看你這傢伙不爽」,更何況那時候他們年紀都還很小很小。所以就像大部分的小孩一樣,他們只是玩在一起。
五歲,說話還有娃娃音,偶爾也還會發出意義不明的音節。南雲還在吃奶嘴。

‧第二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二年很要好,讓人看到只有一個就會問另一個去哪了的那種要好。
「晴矢、等等啦!」穿著厚重羽融外套的銀髮男孩行動有些受阻,連忙開口叫喚。
「吼你慢吞吞耶!」流露出不耐煩表情的紅髮男孩倒也沒掉頭就走,一把牽過前者的手:
「誰叫你大外套。」「要你管。」「哦~把拔說不可以說管!」「你管我。」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樣的鬥嘴還會持續很久。反正他們才六歲。還會唱著不成調的歌。


‧第三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三年意見不合的次數增加了,以前原本就有的不滿也開始在心中逐漸放大。不過他們才七歲,各自有各自的好友群,倒也就幾句我討厭你你笨蛋就暫時忘了。
這一年比較不一樣的是他們上了小學,被分在一班和三班,搞得中間二班的基山廣常常擔任和事佬一職。因為不同班也就較少交集,莫名地在回到育幼院之後大有小別勝新婚之感。
「大便。」「你喔?」──不過在學校為了自己的面子兩個人還是會在朋友面前大聲吵架。

‧第四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四年開始會大聲指責對方並且向吉良瞳子告狀,基山廣當然拼命勸阻,有時候也會擺出樣子罵罵這兩個傢伙,後果就是他們會聯手將矛頭指向無辜的自己。
──導致吉良瞳子三不五時就得安撫這三個孩子,還得做到公平公正以免有其中一個說她偏心。
呵呵,過渡期、過渡期,他們都還小。
吉良星二郎端著茶遠遠地笑著。

‧第五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五年再次分班,好死不死這次居然三個人都同班了,簡直尷尬無比。班上很明顯分成南雲和涼野兩大勢力,還有基山這種中間派。
約莫是這個時候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確定了看彼此不順眼,非常地不順眼,也是這個時候他們不再呼喚對方的名字而是姓氏,又或者是全名。
以前那段黏在一起的時光用想的就覺得不可思議。不是厭惡,就只是不可思議。

‧第六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六年對對方的厭惡表達到最明顯,連廁所都要在不同層樓上。
小孩子心理,東西不要用一樣的,最好是可以完全相反,基山還因為髮色比較接近南雲被涼野討厭了一陣子,說有多無辜就有多無辜。綠川倒是不受波及處處討喜,遇到尷尬的場面就避開。
迪薩姆接下勸誡人這個職位,明明身為學長卻老是拿這些人沒轍。唉。
其實私底下南雲和涼野會因為對方討厭自己而有些難過。

‧第七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七年是小學最後一次分班,彷彿要報復他們不夠珍惜彼此一般這次他們的班級不但不同樓還不同棟,去年鬧不和所以育幼院的房間也隔得遠遠的,真想溜過去可能還會被其他房間的人看到。算一算一天能見到對方的面竟然也不到幾次。
一定是因為雖然對方很討人厭但是能和自己打平的傢伙太少了。贏得太輕鬆很無趣。
結果運動會無論是哪項競賽他們幾乎都衝著彼此參加了。

‧第八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八年是在小學的最後一年,父親的言行有些變得怪異也提到一些什麼隕石之類的研究,不過還沒有人太放在心上。這關他們孩子什麼事?
這時候孩子們關心的不外乎就是誰喜歡誰這類話題,不過南雲和涼野完全沒興趣,甚至對自己的八卦也不聞不問。反正說來說去總歸一句「屁啦」。
結果回想起來的竟然都是和對方有關的緋聞。

‧第九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九年沒有去上正常的國中,而是自家父親一手創辦的外星學園。剛開始還覺得頗酷的,但很快就發現不是這樣,因為這個學園裡只有少數人不是育幼院的孩子。
父親的改變、基山廣的改變,他們會怕。
「南雲。」抱著豁出去的心情涼野溜進南雲的房間,有人問起就說是要找他吵架。
他只是想看看對方是不是也變了而已。結果南雲只是抱住了他。

‧第十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年表面上非常堅定地去爭取創世紀這個位置心裡卻非常的徬徨,沒爭到會如何?爭到又如何?組成混沌紀元也還是輸了,然後呢?放逐,也就是放棄。
他們站在陽光育幼園的門口,沒有看對方的表情。不管是笑是哭一樣難看吧。
「哼,沒想到只剩下你了。」「啊啊,真是討厭。」
說是這麼說,手卻悄悄地牽在了一起。

‧第十一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一年毅然決然地離開了日本,基山雖然道歉仍阻止不了他們留學韓國的決心。吉良星二郎深知是自己糊塗傷害了他們,那時倒也就爽快地出了那些費用。
這次的事件他們的感情好轉不少。或說,很多。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吧。」被強吻卻沒有反抗的涼野淡淡地說,配合著南雲解開他的衣物。
「當然知道。」他露出一抹廢話就省省吧的表情,繼續動作。

‧第十二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二年已經和亞風爐混得挺熟的了,原本再次獲得了和円堂他們比賽的機會也就是再次獲得了目標,雖然到頭來還是只能自嘆進步速度實在不如人。
涼野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手卻被南雲握住了。
「省省頭髮吧以免以後禿頭。」亞風爐聽見南雲這麼說後微微挑眉。
「你該不會是想安慰涼野吧?好遜的方法。」「洗澡洗牛奶浴的不要講話。」

‧第十三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三年回日本考上了不一樣的高中,好在他們仍住同一棟公寓。
雖說如此,因為不同學校,南雲實在無法忍受涼野偶爾流露的驕傲。
明明才差幾分而已。高考就是這麼殘酷的東西。為此他們常常爆發口角。
即使涼野覺得自己沒有,又也許其實是南雲自卑心作祟。不斷地爭執讓他們都累了。
明明對方很重要一開口卻又是吵架。那就別說話吧。

‧第十四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三年涼野覺得南雲總是看不見自己。談論的總是別人。
衝動,幼稚,莫名地居然有強烈正義感。──為了那些無可奈何的事生氣又何必?徒增煩躁。
「他怎麼可以那……」「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分辨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
涼野風介終於忍無可忍,他看著有些驚訝有些受傷的南雲的表情,等他大罵著叫囂回來。
可是南雲晴矢只是閉上嘴巴。

‧第十五年‧
南雲晴矢為考上涼野的志願瘋狂地念書,常常會拉下臉問涼野問題,雖然總是會忍著怒氣被涼野揶揄一番,還會被逼著承認自己是笨蛋才得到涼野的解題方法。不過不可否認因為他們的對話剩下單純地課業探討和極少的溫存讓他們的關係比前些年好了些。
不過他們都知道他們只是沒有把心結解開,強顏歡笑。
那時候他們隱約知道該面對總是會來,只是還不想放手。

‧第十六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六年分別以榜首和吊車尾的成績進了同一所大學,其實以涼野的成績他可以繼續往上挑志願,不過最終他還是選了南雲勉強踩到線的那間學校。
「你是什麼意思!」去宿舍之後撞見涼野正和自己所不認識的女孩親吻,南雲錯愕之後是憤怒。
「進別人房間先敲門吧?是男人就不能交女朋友嗎?」他將不知所措的女孩往自己懷裡摟了摟。
「我以為我們在交往!」「那是你一廂情願地以為吧!你問過我嗎?」分開之後卻都大哭了一場。

‧第十七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七年對對方不聞不問。
偶爾聽到南雲又換了女朋友甚至男朋友的消息,大約知道他不檢點到了極致。
涼野身邊的依舊是被南雲撞見的那個女孩。
晴矢永遠都不會懂的吧。涼野輕輕地順著女孩的髮。
人都要長大,不能活在過去。有時候會被逼著做出自己不想選擇的選擇。

‧第十八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八年涼野覺得南雲夠冷靜了,給他打了通久違的電話。
「喂?請問你哪位啊?」懶洋洋的聲音帶著純正的疑惑。被刪掉也是當然的吧,自己卻還記得他的號碼──
「是我,涼野風介。」自己選擇的怪不了別人。涼野微微笑著,有點苦。
意外的是那晚他們聊了很久,雖然每個話題間會隔著一段不知說什麼和不知何時開口的沉默,卻沒有人想將電話掛斷。

‧第十九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十九年畢業典禮上那句「以後大家各奔東西不要忘了連絡」終於讓南雲崩潰了跩著涼野進了自己的房就推上床彎腰壓了上去。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涼野的拳打腳踢對南雲而言只是花拳繡腿。
「當然知道!」瘋狂地親吻之後他靜靜地抱著涼野沒有進一步動作。涼野連忙趁機開口:
「你不想要我們的關係更糟吧。」沒想到只換來南雲陰鬱的眼神,涼野要自己不能前功盡棄。
「我想不到方法讓我們關係更好了。」結果他居然哭了。

‧第二十年‧
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認識的第二十年。
「拜託你穿那什麼羽絨衣啊走很慢欸。」下雪的天氣只穿了單薄長袖的涼野不屑地說。
「你沒看到我盡量走快了嗎我又不是冰棒癡!」一邊搓手一邊加快腳步的南雲不甘示弱地反駁。
「嘖,囉哩叭唆。那時候我到底是怎麼想的?被你幾滴眼淚就騙走了……」
「那天哭的比較慘的明明是你吧!我是同情你。」「你最好。」
南雲跟上放慢腳步的他,牽住他的手,對著他痞痞地笑了一下。
「幹嘛、很熱啊!」說著就要甩開。
「你最好。我的手明明就比你還冰。」「要你管啊。」「我就是要管。」
嘖。他們互瞪了對方一眼。
該死。這種降低彼此智商的鬥嘴該不會還要持續很久很久──

──吧?


          ─END─

後記:
可惡我一直試圖不要讓一年超過word檔的五行但是最後兩年實在沒辦法,
而且還導致我覺得有超多想寫的沒寫到的。
不過我想用短短的描述去回顧他們的二十年時光,就是看起來很快,實際上很久的感覺。
我心中的南涼絕對不是死忠甜,絕對是有鬧不和和真的互相討厭的時候。
那麼後記也是五行。


01 Jan 2014
 
评论
 
热度(32)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