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喻魏/周翔/黃于。
 
 

【全職】髒外套(韓葉)

◎原梗來自這噗,跟 @侯里希 一起莫名的腦洞了下(?
髒外套的勝利,這真的好有趣喔(...

  「最近冷,記得帶外套。」

  預定前往Q市的前一晚,葉修最後接到的QQ消息就這麼一句。他想了想敲下了個好發了出去,隔天出發前記起這事,才翻出外套,拎著上路。

  葉修中午出的門,到機場大約一小時,到Q市兩三個小時,去到那裡差不多也晚了,可以等地主請吃飯。心裡撥著賊遛的小算盤,睡得六分好的葉修心情像清晨的鳥,很歡,待會飛機上他可以再睡到精神飽滿。

  他還秉著那不使用手機的習慣,跟韓文清報備個自己搭的航班就行。第一次韓文清問他那該怎麼找人,葉修笑嘻嘻地回他哥相信你茫茫人海裡肯定找的到我。

  太隨便了。韓文清挑了挑眉。不過就這麼辦。

 

  那次韓文清的確找到他了。

  在他瞎轉了足足半小時,葉修找到公共電話打給他以後。

  那三十分鐘的時間足以把兩個人那麼一咪咪期待見到對方的心情,消耗到剩下一咪咪裡的一咪咪,葉修看韓文清又好氣又好笑地朝自己走來,彎了下嘴角。

 

  後來他倆就心照不宣地在公共電話那兒見面了。

  葉修下了飛機,打著呵欠從人潮裡擠出來,韓文清在那兒站著,低頭擺弄手機,像在打字。葉修一步一步慢吞吞地靠近,像獵人逼近獵物那樣悄然,結果韓文清似乎注意到時間,湊巧抬頭張望了下。葉修極其正常地走到韓文清面前,說唷老韓,低頭族啊。然後打了個噴嚏。

  「你外套穿上。」韓文清皺眉,將手機塞回自己的大衣口袋,讓掌心有空間去放進另一隻手。葉修也不害臊,大大方方地走在路上,人多沒人看,也不怕人看。不遮遮掩掩反而不讓人起疑,他們路邊打了出租車,韓文清先把葉修塞進車裡,接著被葉修拽進車內。上個車就被司機當作是兩個醉漢,幸好他握著方向盤透著後照鏡和昏暗的天色沒看清韓文清凶狠的臉。

  天氣太涼,司機搖下半個車窗省冷氣,喇叭聲沒隔著玻璃就一個吵字,風灌進來反而害車內顯得忽冷忽熱。葉修的外套還是帶薄了,索性跟韓文清窩一塊兒,下車時又打了個噴嚏。

  韓文清掌心的溫度穩定又暖和,讓葉修忍不住覬覦起他身上那件黑底紅邊的外套。顏色相近,但韓文清還沒高調到喜歡穿著戰隊外套還頂著這張臉在外面跑。下了車葉修縮了縮,看著來來往往的小情侶身著配成一對的外套,開口調侃:

  「老韓,人家一對的偶爾會交換下外套,環繞在對方的氣味裡啥的──」說到這裡大概自己都有點不適,葉修皺了皺眉,再接再厲:「你看我們也試試怎麼樣?」

  「你多久沒洗外套?」韓文清嫌棄地看著他泛黃的袖口:「自己的外套自己洗。」

  回到韓文清的住處,葉修整個人本來就懶洋洋的,這下對著那沙發更是放棄一切的姿態躺下去。他將脫下來的外套往韓文清的方向一甩,韓文清眼疾手快接住它,順著那拋物線帶起的流動,一絲絲酸味飄進他的鼻腔裡。

  「……」他沉默著將手伸進那件外套的口袋一摸,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燙金部分都快磨光了。上頭的大字『最有價值選手』告訴了他答案。
   看看日期,還好,不是第一賽季那張。發現自己為這件事稍稍釋懷的韓文清,也忍不住有點悲從中來。這獎狀爛成這個德行,也不知道是不是經過洗衣機的洗禮。他忽然對這件外套肅然起敬,它也是這麼跟著葉修一路走來。

 

  隔天一早,葉修問我的外套呢?韓文清泰然處之,說,洗了。

  「老韓,我今晚就要回去而且我就帶了那麼一件外套!」葉修悲憤,韓文清一句「拿去頂著」便把自己昨天穿的那件蓋葉修頭上,一併遮了那張故作表情生動的臉。葉修扯下那件黑紅色的外套一臉苦瓜,說你就不樂意聞我外套我就樂意聞你的了?你自己聞聞你什麼味兒。他把外套湊到韓文清面前,韓文清還真低頭聞了下,說,沒味。

  這外套他前些日子才洗的,平時有戰隊的外套也不需要常穿,他不信能有啥味。

  葉修又聞了下,才說:「好吧,勉強過得去。你回頭再把我的外套寄回來。」

  「乾了就寄。」韓文清點頭。

  分別前葉修問他自己穿著這件外套回去畫面會不會太美?韓文清睨了他一眼,呵呵。

 

  夜晚,葉修還是大搖大擺地,作為太美的畫面回到了興欣。他開了訓練室的門就又一股腦栽榮耀裡去。大家隨口問候了下,始覺這葉修身上配件不對。

  「嘖嘖嘖,要不要臉啊。」先說話的是魏琛,在跟葉修鬥嘴這事兒上他永遠願意當個出頭鳥。方銳連忙附和:「就是就是。」

  其他人如莫凡哪管葉修今天他媽的穿什麼,蘇沐橙一臉見怪不怪,唐柔也就好奇地看個一兩眼,陳果初嫁兒子般痛心疾首,喬一帆一臉尷尬,羅輯和安文逸推推眼鏡表示我們有保持緘默的權利。

  「什麼什麼什麼?」狀況外的包子不甘寂寞了。

  方銳嚴肅地清了清喉嚨,站起身說:「我們之中出了一個叛徒。」

  魏琛連忙跟上:「必須打。」

  「哪兒哪兒!我第一個打他。」包榮興好興奮呀。

  葉修慢悠悠地說:「我。」

 

  包子轉身就打魏琛跟方銳去了。

 

 

─FIN─

 

下收沒放進去的侯里希的萌萌小段子TTTT↓

回到家時外套已被洗乾淨晾乾,而皺紙般的獎狀被錶在不相襯的框內。
 「多大的事,這種紙要幾張就幾張。」
 「別把自己的榮耀不當一回事。」
 「甚麼話,哥從不是用一張紙證明自己,把那框省著,將來放結婚證明用。」

03 Nov 2014
 
评论(26)
 
热度(171)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