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喻魏/周翔/黃于。
 
 

【全職】任意妄為(韓葉)

◎1025 zone11全職O心得在這噗

  清晨,葉修的頭還陷在枕頭裡,生理時鐘讓他繼續睡,於是他只是翻了身。旁邊韓文清睡得沉了,要不是那穩定的呼吸聲還在,還真的跟死了一樣。

  人停止活動之後容易失溫,韓文清早上著涼的話,起床後鼻子得過敏至少一個小時。省衛生紙替黃少天救樹。葉修朦朧中飄過這樣的想法,手在一旁的床頭櫃胡亂摸了下,迷迷糊糊地關了冷氣。

  七點,韓文清醒來,竟也是多享受了下床的溫柔鄉,才以勢如破竹地姿態掀了被子。他看著葉修蹬到腳踝的薄被呼出一口長氣,將它披到葉修睡得露出來的肚皮上。韓文清抬起窗簾,在沒拉開它的情況下開了窗。窗外太亮,葉修還睡得昏天暗地,透氣就好,透光就免了。

  十點整,葉修還是想睡。

  但人其實已經醒了。

  他翻了個身,張大嘴食取氧氣,眼尾緊了下榨出一點淚光。天氣微涼,窗子是開著的。但風找不到對的角度,始終只是任內外流通,沒能透著竹簾吹進來。

  說是假日要出門走走,機會難得,前一晚卻是誰也沒做特別的安排。韓文清想醒的時候照樣醒,葉修也能在樂意起床的時候才起床。

  等到葉修滾夠了,覺得有點閒得發慌,他才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床。說到戀戀不捨,蘇沐橙之前笑他和韓文清分開時一點留戀都沒有的模樣,沒有一對情侶小別勝新婚,短暫重逢又要小別的模樣。葉修只是笑笑,嗯,關於這個嘛,膩歪啥的,不好在機場或公共場合上演,要依依不捨,肯定也是在房間裡依依完了再出門的。

  「要走了嗎?」

  看葉修套上簡便的上衣牛仔褲──他平日最正式的服裝,韓文清問。

  「走啊。」

  葉修笑了下。

  

  猜拳決定是韓文清開的車,他們駛離了自己住處的周遭,打算到遠一點的街道去逛。普通的街道他們逛起來已經沒有被認出來的壓力,尤其是他們都退役那些年了,榮耀這款遊戲都只能淡化,變成必須搭上「以前」的故事。附近已經被他們摸的爛熟了,只差沒看到哪個號誌燈就認出這是哪條巷子的入口。因此韓文清又拐了個彎,和葉修一起把那些風景甩在身後。

  

  副駕駛座上,葉修被韓文清盯著繫上了安全帶之後一直挺安分。他百般無聊地又調整了下座椅的角度,但那早已是最適合他的位置。他看著玻璃窗上半透明的自己,忽然說:「魯B 56699。」

  面著這串突如其來的數字,韓文清冷靜地應對:「魯B W2033。」說罷他趁紅燈的空檔看了葉修一眼,大意是換你出招了。

  葉修頓了頓,在韓文清才剛動了動嘴唇的當下阻止了他:「不准說,我快想起來了。」他閉上眼睛似在思索。那一年他那一次,在Q市下了飛機,走向哪一台韓文清的車。

  但韓文清不給他機會了,綠色的號誌燈取代紅色亮起時,他開口:「魯B.....」

  葉修猛地睜眼,食指一指,一把打斷他:「10131!」

  說完葉修笑的得意的樣子,韓文清冷笑了聲。這十多年來他就換過三部車,今天不提,還真沒發現那車牌號碼他們竟都沒忘掉。

  天氣陰涼,韓文清就沒開冷氣,和葉修搖下車窗。風灌進來把他們周遭的空氣吹得啪啪地響,葉修調整了下窗戶,留下一點空間,省得他和韓文清說話都要用吼的。

  韓文清轉著方向盤,繞了街區外圍好幾圈,而葉修終於在百步之遙的地方,找到停車位。下了車,兩人都是好一番活動筋骨,才悠哉地走向喧鬧的人群。雖然平常宅在家裡,他們出來倒也不至於有與世隔絕之感。

  葉修相中了某家飲料店新推出的隨便泡,韓文清就跟他一人一杯買來喝。兩杯飲料味道大不相同,葉修的那杯偏酸,韓文清的偏甜,不過葉修挺喜歡的,韓文清秉著不浪費的精神,有一口沒一口地吸著。

  太陽從雲朵後冒出來了,這加快了他們喝完兩杯飲料的步調。葉修給蘇沐橙挑了個新髮飾,店家主動地問他們替他們把垃圾丟了,葉修心情大好,眼睛彎彎地,表示也來給韓文清挑一個。

  浪費錢。韓文清哼了聲,卻沒去阻止葉修。錢是各自賺的,就算存一塊,他也不會管葉修怎麼使用──即使他對葉修那說到底就是「跟他借錢不用還」的態度持有一點意見,終究也將之歸類在葉修的優點裡輕描淡寫。

  說要給韓文清挑,葉修卻沒問他喜歡哪個。他看著隨興,沒糾結太久──反正他選哪個韓文清都不會戴,不過他有自信無論他選哪個,韓文清表面上再怎麼鄙視,心底都會喜歡。

  他每次給蘇沐橙挑飾品當紀念,想到就會順便也給韓文清挑個,說是要噁心噁心他。遞了之後也沒怎麼注意那些東西的去向:或許韓文清轉送給他母親,或許扔了──誰知道?直到他某天翻韓文清的抽屜想找幾張帳號卡用用,才發現那些項鍊手環,全被塞在裡頭一個小盒子內。不算保存良好,但終歸是保存著。葉修大驚失色,站在原地大聲疾呼韓文清的名字,其音調之淒厲,讓韓文清黑著一張臉丟下副本匆匆趕來,結果葉修只是拿著那個盒子問你還真留著?韓文清倒淡定,說怎麼?噁心你一把。

  太成功了。葉修讚嘆。然後他把盒子重新塞回抽屜裡,拿走自己需要的帳號卡,從此不過問。

  所以葉修挑的毫無壓力,這次他選了個紅色的,其實還滿好看,搭在哪個皮膚白皙的黑髮少女頭上肯定特出色。可惜這小髮飾沒這機會了,它得待在不見天日的小盒子裡,但未來某天它會得到被拿出來的機會,兩隻佈滿皺紋的手微微顫抖著傳遞,伴著沙啞的笑語。但不是現在。

  此刻它從製作它的老闆娘手裡被放進另一隻手的手心。那隻漂亮白淨手,將它夾在另一個男人的食指上。然後它被取下,收進寬大的口袋裡。

  起得晚,又懶得弄,下場就是兩個人都沒吃早餐,此刻肚子餓得那叫一個震天雷響。韓文清表示想吃乾麵,葉修點點頭,一副我讓著你的模樣,自己卻是率先走進麵攤,迫不及待地叫了兩盤小菜。

  兩碗熱騰騰的乾麵,韓文清買的單。葉修豆干嚼得高興,就說吃能讓人心情變好。吃的第一口韓文清沒注意溫度,被狠狠地燙了下,頓感心裡有些受傷。葉修笑瞇瞇地衝著他吹了自己的麵兩口,爽爽大吃特吃起來。

  

  酒足飯飽,只差點心,人潮擁擠,他們牽著手也不容易被發現,有點小刺激,不過雙方都表現得很淡定。他倆悠閒地晃著,葉修忽然停下腳步,朝不遠處指了指。

  「老韓你瞧,免費的。」

  他笑得賊溜。韓文清順著葉修的視線望過去,一家新開的冰淇淋店正一杯一杯地發放試吃。似乎是急於向世人推銷、證明他們的冰淇淋有多好吃似的,份量大到不惜血本的地步。韓文清看葉修躍躍欲試的模樣,不知怎麼有點好笑。葉修還沒進一步動作,忽然便感覺到牽著他的手一鬆,正要驚訝,就看韓文清向前,越過人群。

  給他掙了一杯蜂蜜味的冰淇淋。

  「你怎麼就只拿了一杯?」葉修表示吃不夠:「而且還只拿一支湯匙。」說完他伸手將兩樣東西都接了過來,摩肩擦踵的人潮讓他和韓文清還有點距離,好不容易才又擠到了一起。

  韓文清對葉修的抱怨只是哼了聲:「我還沒嫌你口水髒。」

  葉修挖了一口吃著,把湯匙舔了遍,又挖了一匙送到韓文清嘴邊。

  他看著韓文清漫不經心地邊看路邊張口,湯匙被咬住的力道傳到葉修指尖。

  「呵,倒是嫌棄一聲來聽聽?」他笑了笑,看韓文清一不小心吞太大口,頭疼地皺了眉一下。等到韓文清緩過來,葉修已經在賣乖,對著他一臉無害地又送上一口:「再來?」

  「等會。」

  葉修從善如流,把那一口轉了個方向送進自己嘴裡。分食了那一杯,葉修咂了咂嘴,說:「去那邊公園坐坐?」韓文清看了下左手的錶,下午三點半,還算早,便接受了葉修的提議。他們挑了張長椅,葉修撥掉上頭的落葉,和韓文清懶懶地坐下。幾個孩子們嬉鬧在一塊,完全不受年齡不一的影響,像當年榮耀聯盟,眾職業選手不分大小湊在一起一樣。

  隔壁的韓文清背靠著椅背,和葉修一起發起了呆。待在一塊的時間長了,能說的話有時候就是那麼多,把自己生辰八字祖宗十八代都在瑣碎的日常裡交流過後,偶爾就會出現這種沉默。不過這樣的沉默不代表尷尬,相反的,它是寧靜的,自在的。

  半晌葉修嘆了口長氣,說:「我們真老。」

  韓文清不知葉修是看著那邊那對年輕的夫妻親親我我所以有感而發,還是看幾個中學生屁孩大聲喧嘩唏噓不已,但他同意葉修的話。葉修見韓文清認同,換了一張嚴肅的臉,說:「不成,啥轟轟烈烈都沒幹過,怎麼可以就老了。」

  韓文清揚揚眉,似乎在問不然你想怎麼著?就這麼老了。葉修行動代替回答,把韓文清從旁邊推起來,讓他在自己面前站直。韓文清背對他只覺得不明所以,有雙手環住他的頸子,一聲招呼也不打,葉修全身的重量就壓了上來。韓文清踉蹌了下,罵了聲靠,雙手還是好好地接住了葉修掛在他腰側的大腿。

  「不錯啊老韓,挺有年輕小夥子的範兒。」葉修笑吟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韓文清回:「你好意思。」

  「怎麼不好意思?好了,現在向著夕陽奔跑吧。唉,說著自己都差點熱血起來。」

  「幼稚。」他提了下葉修的腿將他揹好,頭往後仰撞了下葉修的臉頰。葉修唉唷了聲,說:「你不也是。」

  韓文清揹著葉修步履艱難地走向他們的車,不在乎那貼在他背上的心跳因為腎上腺素而加快。

  只要跳著,而他偶爾能聽到就行了。

  然後像他們一起來的那時,他們一起回家。

─FIN─

後記:
一開始是作為給自己的生日賀寫的,不完整的那個我就刪掉了TT
回覆下收。



26 Oct 2014
 
评论(8)
 
热度(83)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