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麼發什麼。嗜肉。
 
 

【全職】也就這個樣子了(韓葉)

 

  商業活動蓬勃發展。

 

  葉修看著走廊上琳琅滿目的廣告,海報也有,電子看版也不惶多讓。

  馮主席找他,待會要說什麼他連猜都不用猜,不就是把早已說過的翻出來變個花樣再說一次。他走到門口敲了敲門,聽裡面的男人一聲疲憊的請進,才推開大門。

 

  國際賽結束也過去一年,新的國際賽都要開始了。葉修倒沒花太多時間感傷,去年他率領著大家奪到冠軍還是滿得意的。就是今年希望那些毛小孩們也能好好表現,張佳樂等也退了,換了幾個新人上去,其中包括唐柔。

  這一年,他做了解說員。精闢,要陳果來說,太像他們認識的當時,聽葉修播報一點也不有趣,太多時候都在劇透了。

 

  不過馮主席今天找他也不全是因為他太會劇透。

 

  「葉修,」叫了好幾年葉秋,對馮主席來說叫葉修就像叫葉秋的小名一般有股莫名的親密感,讓他很是被自己的想法噁心了一把,也對此感到不習慣。他理了理腦中的想法,說:

  「你不能總是說他們的打法多餘。」

 

  葉修聳聳肩,懶洋洋的,可是眼裡的光沒有熄滅。到這個地步他也已經懶得多做解釋,解釋是說明某件事的原因或分析它的理由,但那些葉修說過了,馮主席也聽過了。

 

  大眼瞪小眼沉默半晌,馮主席才嘆了口長氣,說:

  「我們沒辦法繼續請你當解說員。」

  葉修僅僅是說了些客套話,比如感謝主席多年的包容,而後起身離開像當時走出嘉世一般瀟灑。

 

  現在的打法越來越炫,但已經到了有時做秀都比比賽還要重要的程度了。葉修看著太多比賽,多少人變著沒必要的法戲,露出無數破綻空檔。他清楚還會認同自己這些想法的大概剩下當初一起待在聯盟裡的那些人了,現在他就像聯盟裡一隻惹人厭的臭蟲,魔術師從禮帽裡放出白鴿換來驚喜無數,葉修就坐在那裡掀掀嘴皮告訴大家那白鴿是怎麼早早就放進去的。

 

  他走出門,又是一排五花八門的人形立牌,連他自己的都有。葉修翻出了菸,一離開室內就有點迫不及待地點起來。他深吸幾口,才去公共電話亭,用幾個硬幣換一通電話的時間。

 

  「老韓?嗯,是我。」

 

  韓文清下班之後去接葉修,特地下車幫葉修開門啥的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但從車裡探過身子幫葉修開門還是可以的。葉修上了車,衝老韓嘻嘻哈哈了一下,睡著前聽到韓文清一句不輕不重的也好,那職業本來就不適合你。

 

  葉修好像嘴角彎了下,才進入夢鄉。

 

  到家之後他被韓文清搖醒,踏著虛浮的腳步走進客廳。雙雙洗了手解決了韓文清外帶的晚飯,葉修開了電腦問韓文清來一把?

  韓文清哪裡拒絕他的邀請。曾經網遊裡的一葉之秋也是氣焰昂揚地揮舞著戰矛,直指他的大漠孤煙發出挑戰。

  這次使盡全力之後難得贏了一局,韓文清卻也不置可否。葉修誇張地嘆著唉唷今天狀況太差,韓文清哼笑了聲,走過去伸出右手去捧葉修的臉。葉修沒閃開,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韓文清,嫌棄他噁心,韓文清說是滿噁的,但此刻他哪裡管葉修說他什麼,彎下腰去吻他。

 

  直來直往卻不笨的打法。葉修也伸出一隻手按住韓文清的肩膀。只求勝負,多餘的都是多餘。還好還有人會懂,還能在飯後一如既往想著打倒他,在競技場裡PK幾場。

 

  不會有人為他們代言,不會有人為他們解說,大概韓文清和葉修下了遊戲既不浪漫也不精彩。對他們來說做手操就像在牽手,所以也不需要刻意去牽手。被幾個朋友笑過他們不像情侶太像老夫妻,葉修回哪對成功的情侶最後不是老夫妻?他們又吐槽有時候連老夫妻都不像,更像老朋友。韓文清攬過葉修的肩膀回那也行,出門省事。

 

  

  鬆開那個吻之後,他們放開彼此瞪著那張天啊都已經看了十二年了到底還要看幾年的臉,然後一起笑了出來。

 

  都隨便了。

─FIN─

後記:
最近每天都想著要膩歪韓葉,然後發現,FUCK……(
OOC也就是這個樣子吧的FU(
也想過讓他們年輕一點怎麼樣?
嗯……不怎麼樣,還是那樣,也就這個樣子了
就這個樣子,我還是喜歡的死去活來(((((

05 Sep 2014
 
评论(17)
 
热度(81)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