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麼發什麼。嗜肉。
 
 

【全職】出軌(韓葉)

◎標題那種事,在我心中世界毀滅了也不會發生。


 

  職業選手QQ群。

 

  【夜雨聲煩】那個葉不修好久不見人影啦退役後都去哪了出國了還是在國內消息也不出一個是在潛水還是怎麼著快點出來出來出來出來老朋友PK兩場現在才幾點啊應該還沒睡吧我說@君莫笑你看到沒有關鍵字設的啥啊葉修?葉秋?

  【大漠孤煙】他要睡了。

  【夜雨聲煩】臥槽你怎麼知道的?你親眼看到他上床了?搞不好他掛線呢?

  【沐雨橙風】嗯?他們住一起啊。

  【夜雨聲煩】……

  【海無量】……

  【生靈滅】……

  【無浪】……

  【一槍穿雲】……

  【一葉之秋】蛤?!

 

  分分鐘,蘇沐橙的QQ視窗如雨後春筍爭先恐後地冒了出來。葉修沒特意隱瞞和韓文清同居了這事,蘇沐橙自是說了也無所謂。這一個星期她就借宿在韓文清和葉修的新居這裡,一個女孩子跟兩個大男人住不但沒壓力,還輕鬆得發慌,索性就說不然我建議葉修後天讓幾個人來玩玩吧?

  興欣的魏琛和方銳是肯定要來嘲諷葉修的,沒跑;陳果還得忙網吧的事,抽不開身;喬一帆、安文逸、羅輯等人也都留了下來;包子要湊熱鬧,陳果讓唐柔去盯著點;再有就是霸圖的張新傑、張佳樂、林敬言,以及藍雨的黃少天和喻文州帶著興沖沖的盧瀚文。

 

  隔天葉修聽說了這事,倒也沒反對。蘇沐橙足夠了解葉修,否則怎麼也不可能替葉修做主。她笑嘻嘻地問葉修這些人也一段時間沒見到了吧?葉修點了根菸,呼出一口長氣,說可不是嘛,瞧黃少天又寂寞了。這句話讓黃少天給聽見,肯定又是一場激烈的辯駁。好在人還在幾里之外,嘴上技能點長滿了,不附帶順風耳這個技能。

 

  對此韓文清也就順著葉修和蘇沐橙的意。都是家人,誰對誰的了解只能從多開始算起,再往上也想不到該怎麼加了。他從不避諱宴會之類的場合,除非更要緊的事纏身。熱鬧,即便不擔任他生活的重心,偶爾聚聚倒也不無樂趣。

 

  當天上午,人陸陸續續抵達離他們的居所最近的車站,各自揣著大包小包的禮品,作客的禮節沒怎麼落下。興欣的那幾個扛著陳果交代的水果禮盒叫苦連天,幸好午餐是主人打點──韓文清猜拳輸了,叫了葉修喜歡的那家外賣。

 

  「唉唷還挺不錯啊,還以為你出國千里尋吳雪峰了,招呼也不打一個。」許久沒人能在垃圾話之上和他勢均力敵了,魏琛簡直迫不及待。葉修揚眉說你倒還好意思賴在老闆娘那兒,一千八那麼快就用完了?魏琛鬼靈精怪地湊到葉修身旁,說渾球錢不露白啊。葉修回他這兒就我們的人你是怕誰聽到了?魏琛看一看還真是,聳聳肩回到了剛剛的位置上。

 

  相比葉修之於興欣的許久未見,張新傑僅僅禮貌性地和韓文清打了招呼。張佳樂林敬言也都是退役了,各有各的生活,一群人卻不怎麼見生,依舊是過去就能搭韓文清肩膀的關係。方銳見著林敬言,樂顛顛地跑了過去,那樣子與其說小別勝新婚,不如說是寵物看見了拿著罐頭的主人。林敬言心裡正要欣慰,方銳就把手上那些禮品都掛到了林敬言手上,說,唉呀老林正好,謝啦。

 

  剛剛說方銳看著林敬言像寵物見著了主人,那是誇飾。包榮興見著葉修,那是白描。

 

  同時應付黃少天的聒噪、包榮興的熱情、魏琛的沒下限,諒是葉修,被這樣集火一時半刻也扛不住了。韓文清看著葉修那張嘲諷中藏無奈的臉,忍不住好笑,被葉修隱隱投去一個挑釁的視線。韓文清坦然地接下它,收回那點笑意,說走便走,帶著大家往他們的住處走去。

 

  一到家一行人就慌了手腳。

  蘇沐橙坐在客廳,衛生紙一張抽過一張,整張臉讓她哭得都花了。唐柔第一個反應過來,脫了鞋子過去坐到蘇沐橙身側,跟著一眼看到了招惹她的原因。

  唐柔招招手讓一群僵在門口的男人們進來,葉修和韓文清不是沒見過蘇沐橙這個樣子,見怪不怪了,一個已經去廚房張羅餐具,一個因為沙發空間或許不夠而去搬了小凳子。包榮興對著蘇沐橙一番不著邊的噓寒問暖,三兩下就把她逗笑了。她去浴室洗了把臉,回來已經沒事的樣子,然後笑笑說,待會最後一集,雲秀讓我非看不可,別跟我搶遙控器啊。

 

  韓劇啊。眾人為自己方才的擔心深深感到不值。

  他們一群男人,從來就沒幾個能真的看懂那些彎彎繞繞的感情,相互看上眼就走一塊了,連告白都是多餘。或許大多職業選手都是這樣的,堅定了就去做了,在場可沒幾個家長當年認同他們幹這行的,即便是在榮耀界已成名的現在,不願承認這一點的人仍舊多如牛毛。

 

  看蘇沐橙剛才哭那麼慘,大家都做了完全的準備要迎來最後一集。包子除外,人是很投入在欣賞劇情的,看到女主角劈腿,第一個就發出了疑問。
  「老大她不是要結婚了嗎?怎麼還跟那男的走那麼近,是不是那男的給她下咒了,我揍他!」 

腦子裡只存在腳踏一條船的包子看到女主角躺進男二懷抱,立刻不能忍了,站起身就把手指掐得劈啪響,黑著一張臉便開始捲袖子。葉修連忙攔住他。電視剛買也沒多久,他還不想換台新的。

  一般這種狀況,唐柔是會幫忙制止包子的,可是從她的表情,葉修能猜到她這次也質疑了楚雲秀的品味,可能沒一起把仇恨值拉得挺穩的女主角砸了就很不錯了。葉修說包子你坐下安靜的看,不然去那邊玩電腦別看了。

  包子聽老大的,安分地坐回去。大家盡可能去擋在他和電視中間,反正以包子的身高,他要看到螢幕不是問題。 

  沒一會,魏琛便睡著了,沒注意到喻文州什麼時候換到了他旁邊的位置。醒來只見大家面色詭異和不善,問怎麼了?連黃少天也不想說話的樣子,指了指電視。因為女主角結婚,男二自殺了。然後搞半天才用回憶的方式公布,其實男一男二才是一對,和女主角結婚的男一是為了避人耳目。 

  蘇沐橙說他們也有苦衷……然後看了韓文清和葉修一眼覺得那些都是屁。

  從喜歡遊戲,到喜歡同性,他們彷彿被注定要走一條特別艱苦的路,但他們誰都不會放手。韓文清說一不二,對霸圖有多專情,對葉修就更能有。從來沒說過,葉修也不需要確認。

  ──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實擺在那裡,要言語何用?

 

  「劈腿是不對的!」家裡父母非常慈愛和諧,還支持他玩遊戲的盧瀚文第一個發表看法了。為了趕走結局帶給大家深沉的無言感,葉修懶洋洋地開口:

 

  「老魏吧劈腿的話。」
  「你說啥呢?!」伸懶腰伸到一半魏琛差點咬到舌頭,喻文州笑了笑沒發表看法。
  「不然老魏你說你是精神外遇像女主角呢,還是身體外遇像男一呢?看起來就很不檢點啊嘖嘖嘖。」
  「媽的身體外遇能忍嗎?」腦子還轉著方才的劇情,一個不小心中了葉修的計,連黃少天都不忍心說他什麼了。葉修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繼續嘲諷起來: 

  「可是老魏你就是這樣,身在興欣心在藍雨,劈腿。」他坐在沙發上義正嚴詞的指控,順勢拍了下隔壁韓文清的大腿,像法官定讞。
  「靠帶你這樣說的?你還不是有嘉世和興欣?!」
  「老葉不一樣啊,他那是被甩了的,興欣才是真愛。」唯恐天下不亂的方銳連忙加入嘴砲魏琛的行列,他們三個就是這樣,聚在一起要嘛相互嘲諷,要嘛兩個聯手攻擊另一個,不定時輪流制,誰都有機會。
  「別吵了,照你們這麼說,孫翔都換過兩個了。」林敬言無奈地當起了和事佬,看張新傑沒有幫他的意思,十年一如既往的韓文清更是呵呵兩聲。

  「老葉你不要轉移話題啊你明明才是身邊有三妹子的重點是不管是你們那個老闆娘還是蘇沐橙或者唐柔一個個都出落得乾乾淨淨漂漂亮亮,聽魏老大說你們還一個隔間住過那才誇張呢全聯盟都懷疑你腳踏三條船啊!」
  葉修點起菸,見沐橙帶唐柔去廚房泡茶,說:「那是,我的確有三條腿,不過我柔軟度不怎麼樣,踩不了那麼遠。怎麼,藍雨沒有女孩子嫉妒了?」
  「我靠你居然開黃腔……」張佳樂張望了下,兩個女孩子好像還在倒茶,他才暗暗鬆了口氣。包榮興又問,老大真牛,第三條腿在哪,我怎麼看不到?

  誰來阻止這個人。張佳樂心裡默默地想。葉修回包子我隨口說的,我只有兩條腿,而且都踩得好好的。他轉頭問韓文清你說是不是,船長?魏琛作勢要吐,方銳更是差點真的吐了。

 

  「不聊劈腿了,不然來說說結婚是什麼?」不知道誰起了頭,盧瀚文一邊咬著肉一邊舉手發表看法:「和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
  魏琛看蘇沐橙和唐柔已經回來給每個人端上一杯茶,稍微端正了一下自己,說就是穩定下來唄。

  包子說罩她一輩子啊! 

  有幾個沒發表看法,但從表情能看出普遍是認同的。接著葉修才慢吞吞地說:「啊?就有個人能一起打一輩子的榮耀。」這人什麼都和榮耀拉不開關係,能陪在他身邊的,更該是和榮耀密不可分的人。
  韓文清沒發表意見,拎著葉修的飲料站到葉修旁邊去。

 

  「怎麼樣老韓,你會結婚麽?」葉修說著揚揚下巴,示意他電視裡的劇情。韓文清哼笑了聲。
  他看向葉修。

  那彎彎的眼角最終也會讓光陰的流逝磨出紋路;那雙手總有一天也會擋不住時間的洪流,被泡軟起皺;或許會缺幾顆牙,但屆時肯定和此刻一樣愛笑;會變胖或駝背,也可能會生病……

  到時候他們只會是兩個小糟老頭。這些他比誰都清楚,一個十年能走完,七年之癢都沒發作,那再來幾個十年又能有什麼難的?
  大概是韓文清走神的時間有點久,唐柔忽然走向前,看著韓文清的眼神有點挑釁,似乎在懷疑他給不出答案。韓文清只是看了回去。葉修沒料到唐柔會這個樣子,哈哈兩聲,說哎老韓要結婚也不是什麼大事?

  韓文清轉頭直直地望著葉修,說。

 

 

  結婚也行。







  只和你。 


02 Sep 2014
 
评论(23)
 
热度(198)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