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喻魏/周翔/黃于。
 
 

【全職】聽天(韓葉)

  逛市場的時候經過了在一個帳子前面拉人的小哥,小篷子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卻很有特色,奇異的小掛飾叮叮噹噹的吊了一堆,細看會發現都是些普通的玩意手工出來的。簾外的小哥說相信我們家妹妹吧,她算命算得很準,你問問這一帶的都會這樣說。葉修心想真是如此這裡早該擠破頭了?怎麼還會需要你這做哥哥的站在這裡。

  可他只是拍了韓文清的肩膀兩下要他停下腳步,問老韓你有沒有興趣試一把?韓文清看了葉修一眼,有點奇怪葉修又怎麼對這事有興趣了?不過他還是站到葉修旁邊,看看他到底玩什麼把戲。

  葉修笑嘻嘻地向前搭話:裡面是你妹妹啊?你看起來很年輕,你妹妹年紀也很小吧。
  那小哥以為葉修是因為年齡質疑他們的能力,臉上客氣的笑容立刻摻雜了不滿,讓葉修感慨果然是真的很年輕。
  他沒再探究人家隱私,問那我們兩個人一起進去行不?那小哥沉默了會,說我問問看。

  小哥從帳子裡出來之後情緒看起來已經平靜多了,禮貌地請韓文清和葉修入內。韓文清看葉修鑽入帳篷,自己才撩起門簾跟了進去。空間不大,一個女孩坐在中央。葉修環視了一下,沒有任何表示,韓文清則皺了皺眉,不過也什麼都沒說。

  預想中的水晶球或是塔羅牌都沒有出現,女孩看的是手相和面相。估計是連買道具的錢都省下了吧。葉修想著。她正經地請他們坐下,問你們誰要算想算什麼?葉修看看韓文清,韓文清也看看葉修,然後葉修聳肩,說我來吧,然後對女孩伸出了手。

 

  算什麼呢?

  葉修想了想,還真的不知道。

  事業?他的事業似乎永遠和榮耀分不開了,幹這一行他也已經幹了十四年,就算退役不當選手了依舊是個赫赫有名的權威。家庭?這還是他能決定的?健康……這貌似能自己控制吧?

  最後他瞄了一旁的韓文清,隨意地說問愛情吧?女孩一副老成的模樣,回他這個年紀的通常都直接問婚姻了,你真特別。葉修只是笑了笑,沒接話。

  她捏著葉修的手,端詳了下。那麼美似乎也沒讓她驚嘆,這不是她關注的範圍,因此她僅僅專注在葉修掌心的紋路。而後她閉上眼睛,摸著葉修的手心的線條,最後才研究了下葉修的臉。葉修其實有點想笑,不過到底還是尊重人,讓他沒彎起嘴角。

 

  你有交往的人。

  那女孩緩緩地說了起來。她的哥哥站在旁邊,一副虔誠教徒的模樣。葉修推斷這人肯定是個嚴重的妹控,自己妹妹的一字一句大概都要當成聖旨。

  坐在兄妹倆對面的葉修饒有興致地聽著,眼睛骨碌碌地轉,還玩起了韓文清桌子底下的手,學自己剛剛被算命的時候去撫他手心的紋路。韓文清收緊掌心捏了他一下,意思是讓他別鬧。葉修哪裡管他,指尖又是摳了他的手心幾下。

 

  根據我看到的……

 

  女孩說著像在沉思,也不知是真的在參透天機還是招搖撞騙。她摸了摸葉修的手,才緩緩地說起來。

 

  對方脾氣很倔強,應該屬於不輕易低頭的類型。

 

  葉修聽到這裡精神都來了,瞬間端正了坐姿,正經地說沒錯沒錯,鬧起脾氣來還特難搞。韓文清不動聲色地瞪了葉修一眼,輕握了葉修還放在自己掌心的手指一下。

  女孩也不怎麼受葉修影響,倒是一旁的小哥不悅地皺了皺眉,興許是覺得葉修在嘲弄他們。

 

  你們有很多不同的習慣。

 

  葉修點頭點的都把蒜搗成蒜泥了,女孩還沒說完。

 

  你們對對方很了解,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互補。

 

  注意到韓文清也開始聽得津津有味了,葉修忍不住有點好笑,又用手指勾了韓文清幾下,自己倒是平淡下來,沒一開始那樣鬧著玩的心情了。

 

  ──但是你們沒辦法走到最後,建議是越早分開越好。

 

  氣氛登時變得有點尷尬,葉修抽回被韓文清握住的手,聳聳肩將錢放在女孩面前,說我問完啦,就這樣吧。說完他就站起身來,對韓文清說老韓傻愣著幹嘛,走了吧。韓文清一語不發地起身,葉修對兄妹道了聲謝,然後說:

  「唉,知道你倆不容易,但還是給個提醒,有些話少在當事人面前說,多失禮啊。」然後他笑嘻嘻地湊到韓文清旁邊稍稍抬頭,韓文清會意,笑了聲似乎是在說他幼稚,但還是迅速地吻了葉修。

  兄妹倆看傻了眼,他們卻已經走出那昏暗的小空間,外頭太陽很大,葉修打了個噴嚏。他看看韓文清沒什麼變化的臉色,問他會生氣麼?

  韓文清回,童言無忌。葉修大笑幾聲,然後說,老韓,我這人挺妙。

  哦?韓文清挑挑眉,對有人居然有臉這麼形容自己不置可否。不過那是葉修,一切彷彿就因為這麼一件事獲得合理的解釋。

 

  我剛出生我家老頭也讓我們算過命。葉修開口道。還聽說那算命的特別準,但他當時說我知書達禮,一生平順,我家老頭還對我抱很大期望,所以事實讓他們失望透頂。

 

  他邊走邊點起了一根菸。

 

  國中的時候和蘇沐秋也去算過一次,那時算命的說我短命,活不過十七歲。沐橙那時傻傻的信了,哭得亂七八糟,害我跟沐秋一邊安慰她一邊咒罵那個算命的好久。

 

  韓文清看葉修似乎懷念地笑了下,問然後呢。葉修吐了一口菸,嘴唇噘噘的,然後在煙霧中彎成韓文清喜歡的弧度,瞇起眼繼續說:

 

  第四賽季嘉世輸了,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自己偷偷去算過。那時那個老頭說我命好,就算現在有什麼不順,現在所在的團隊也會包容我然後一起克服。後來你知道啦,每況愈下,真不曉得我是什麼體質。

 

  至此韓文清大概知道葉修要表達什麼了,這條路也已經被他們走到盡頭。韓文清拿出鑰匙開門,和葉修一起走進他們同居的家。

 

  偷偷告訴你個事兒,剛剛那小妹妹前面都說中可嚇壞我了。

  葉修把菸扔進鞋櫃上的菸灰缸裡。室內不抽菸,這個他和韓文清約好了。

 

  韓文清靠近他,看著葉修那雙盈著笑意的眼睛,在呼吸全糊在一塊兒之前聽到葉修隨意地說了聲,還好。

 

 

 

  ──還好她最後還是建議我們越早分開越好。

 

 

 

─FIN─

 

後記:
發現很多人沒看懂,有什麼疑惑的話請戳http://www.plurk.com/p/k94b9a 

被一句「你說的TE根本就是BE,TE的話按原作向根本沒有在一起」打到,覺得真他媽有道理。才發現我的那篇沒有人能像你的確沒很清楚地交代他們分開的原因──啊不就是因為我還真的想不到能說服自己的他們分開的原因嗎。 

是沒膽保證以後都不會寫BE,但是心裡似乎早暗暗地感覺,他們要在一起,就是得在一起到最後了。

 

聽天,不由命。


30 Jul 2014
 
评论(22)
 
热度(59)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