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喻魏/周翔/黃于。
 
 

【全職】佛要金裝,人要化妝(韓葉)

◎算......女裝......嗎?應該也沒有(ry
◎和@超黑極細眼線筆的腦洞。6889字天地良心。

 

  「老闆娘你是認真的嗎。」葉修接過通告,面如吃大便。代言化妝品這種事,交給蘇沐橙自然是信手拈來。只是這次打的主題有點聳動了吧?反串?蘇沐橙裝扮起帥哥絕對沒問題,但另一個得扮成美女的……是誰啊?葉修環視了訓練室一圈,先把包子和猥瑣組的另外兩個都剔除,然後將視線轉向了……

  「安同學,」他嚴肅地呼喚了一聲,說:「有鑑於你使用的角色小手冰……」

  「容我鄭重拒絕。」安文逸認真地打斷他:「根據上頭的要求,明顯是希望由你來代言會得到最高效益。」

  「我去?這年頭都什麼惡趣味?」葉修皺起眉頭,思索著該怎麼推拒。這落點實在太微妙,要說他很雷吧,好像也沒到那麼不能接受的地步;穿女裝,這個,年輕的時候幾個沒下限的朋友也不是沒玩過,沒看那邊老魏都露出懷念的表情了嗎?

  「對方保證不會是輕飄飄的洋裝。」陳果見葉修有轉圜餘地,連忙補充。葉修張嘴正想再說點什麼,卻看到蘇沐橙低頭,抿著嘴笑了一下。葉修記得小時候蘇沐橙看到喜歡的髮飾,也不會去看他或者蘇沐秋,只會放在心裡喜歡。對期待的事,她總是這個樣子。

  他忽然想起蘇沐橙第一次接廣告的時候緊張得可以,遠還沒有現在落落大方的氣度。要是蘇沐秋當時也在或許還可以打兄妹的噱頭吧。葉修不能露面,對此他除了幾句鼓勵之外幫不上忙。蘇沐橙後來拿著那張文宣,指著一個邊邊角角跟葉修說,別人看不到,不過我知道你站在這裡。

 

  就站在一起。

 

  恰巧蘇沐橙抬頭對上了葉修的視線,她了眨了眨眼沒有任何表示,葉修卻是嘆了口氣,說好吧。方銳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就認栽吧這次。包子不明所以,大聲說老大你一定行的,讓葉修忍不住想吐槽哪還有什麼行不行。

 

  真的不行啊。葉修後悔了。

  根據內容似乎要拍幾張自己給自己上妝的樣子,可他連眉筆和眼線筆都還沒能分清楚呢?陳果建議他先去買些回來自己搞搞,葉修說你們不能幫我買?唐柔拾起另一份資料蹭到葉修面前,他們三美女要準備去拍幾張宣傳海報兼出遊呢,沒時間。

  葉修苦著一張臉,曰:「可否淘寶?」

  沐橙笑嘻嘻曰:「否。不要緊,你有一個星期準備。」

  葉修:「你知不知道我這星期……」

  沐橙:「和韓文清難得有約?」

  葉修看著蘇沐橙甜甜的笑臉,覺得好累。

 

  因此這麼一個他和韓文清約好的日子,葉修本該空蕩蕩的行程被硬生生加上了選購化妝品這麼一筆。蘇沐橙給他一份清單,列了幾個品牌(當然是以他們即將代言的為主),讓他不要選錯。有什麼缺的生活用品,也趁這時候趕緊買一買,宅宅難得要出門,當然是一次囤積好能再宅下去的能量。

  所以韓文清當天一到興欣,東西才扔進客房,就不明所以地被葉修拉去了賣場。

 

  「……你幫蘇沐橙她們買?」看葉修研究起架上琳琅滿目的化妝品,韓文清只覺得這些人工香味刺得他頭疼。而葉修只回他:「你就當作是這樣吧。」把他惹得更一頭霧水。

  他們相處就是這樣隨便,韓文清會問,葉修會答。如果葉修迴避,韓文清也不認為葉修非得什麼都告訴他不可,即使事情在他看來或許只有芝麻綠豆點大。

  「這到底哪個顏色……」葉修研究著嫩粉紅和晶鑽粉的差別,隨口招呼了韓文清一聲:「老韓,你過來一下。」

  韓文清聞言靠了過去,猝及不妨地被葉修抓過他的左手,兩隻唇膏各往他的手背撇了一條。

 

  韓文清:「……」

  葉修:「哎,這支。」

 

  韓文清聽過人抱怨女朋友逛起街來是什麼樣子。

  他們說那得是多痛苦,說雖然自己的伴侶化上了妝看起來的確比較出色,但真的去接觸那些改變容顏的東西,幾個男人還是受不了。韓文清記起那些男人的悲壯討論,他們最怕的就是女友自己挑就算了,還拿著商品轉身問──

 

  「老韓,你說哪個在我身上好看?」葉修笑嘻嘻地拿著五顏六色的眼影,又在韓文清的手上抹了好幾片色彩,比起試顏色,韓文清更懷疑這人是存心在他身上塗鴉。他真想說這是他的手不是調色盤,不過葉修玩得開心,一點也沒把韓文清的臉臭往心裡去。

 

  見韓文清沒有給他答案的意思,葉修聳聳肩不打算繼續自討沒趣,眼速手速一爆挑完化妝品,就去逛生活用品區。經過某一個架子時葉修頓了頓腳步,指了指某項商品,說:「這好像該補貨了哈?」

  韓文清沉默地看葉修那隻漂亮的手帶著刻意而沒必要的優雅,將一個盒子放進自己手上提著的購物籃裡,還衝他笑了下。

 

  轉了一圈沒發現啥新奇玩意,兩個男人立刻就有了回去宅著的衝動了。葉修走到一半忽然說老韓我去趟廁所順便抽根菸,你先結帳去,錢在這。

  韓文清看著葉修一溜煙消失的背影,暗忖這人敢情是憋了很久?待會叫他以後想上廁所就先去。直到走到收銀檯前,韓文清才頓悟。他抿著嘴唇,不自覺地降低了周圍的氣壓。

  服務員淡定地接過韓文清一整籃的化妝品保養品,水嫩的粉妖嬈的紫無一不缺,手有些發顫,嘴角也略抽搐。都是化妝品韓文清也就罷了,偏偏他幾乎可以感覺到服務員在刷到那盒保險套的條碼時短暫出現了心律不整。遺憾的是,同身為一個受害人,韓文清實在沒有心情安慰他。葉修在場的話,大概還會酸他你的安慰只能造成人家更大的心靈創傷。

  他走出門的時候倚著牆的葉修正吐出最後一口菸,雲霧繚繞間他的眼睛笑吟吟地看向韓文清,韓文清糾結,想過去給他一記拳頭吃吃,但事情似乎沒那麼嚴重;就這麼算了,好像又有點兒不甘心。還沒得出個結論,葉修就靠了過來,問他眉頭那麼皺是袋子太重了?哥幫你分擔一半唄。然後葉修拎起了袋子的一邊,也沒管兩個男人這樣的舉動有多惹眼。

 

  回了興欣,葉修惡狼撲羊般衝向了電腦,韓文清冷靜地翻出自己的帳號卡,轉身卻意外地看見葉修並沒有馬上開啟榮耀介面。

  幸好韓文清並不是一隻貓,否則他已經被好奇心殺死了。他湊過去看葉修屏幕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圖文說明,發現無一不是和化妝有關。韓文清忍不住反省起自己和葉修交往的模式,或許他真的對這個人太漠不關心了?現在是什麼走向他已經搞不清楚了。

  葉修專注在那些資料上,隨手抄了紙筆記了些什麼下來,在韓文清看來除了葉修自己整個地球大概也沒有誰能解讀那些畫符。葉修沒留意韓文清的舉動,被韓文清忽然搭上他肩膀的手嚇了一跳。他回頭瞥了韓文清一眼,笑說老韓你怎麼,被我放置嫌寂寞了?等下哥陪你玩啊,乖。

  韓文清沒理他的垃圾話。媽的,他鬥嘴就是鬥不過葉修。

  他只是揉了揉葉修的肩膀,葉修才暫時停下手邊的動作,專心致志地享受韓文清大大的按摩。韓文清厚實的手在他的肩上傳來的熱度沒讓葉修想起午後陽光那種文青的東西,要他形容的話,大概跟冬天時主機散熱帶來的微妙暖意更像一點。

 

  韓文清才終於從葉修口中得知這些化妝品都是做什麼用的,不過葉修只透露了要上妝這事,關於衣著和整個廣告理念……葉修隻字未提。

  「想說難得的機會,和沐橙一起拍個廣告挺好。」他舒服地動了動身子,整個人透出一股懶洋洋的味兒,等韓文清給他按完肩膀,葉修都舒適地要睡著了。他坐在椅子上微側過身子,對韓文清招了招手,好像要說什麼。韓文清彎下腰去聽,冷不防卻被葉修褒獎似地親了下巴一下啵得響亮。

 

  「雖然很想跟你來幾場PK,」葉修正經地說道:「但是哥不想在拍廣告時丟面子,」韓文清心想你這人還在乎面子嗎沒下限的打法怎麼就沒見你收斂一點過?知道他是不想給蘇沐橙等人添麻煩,韓文清就挑挑眉沒表示什麼。

  「相信老韓你也不忍心看到哥出醜,」葉修繼續說:「所以──來幫把手唄。」

 

  結果他們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在摸索那些謎樣的瓶罐。葉修的瀏海被髮桍撩起來露出了整張臉孔,韓文清剛開始看著還新鮮,現在已經麻痺了。尤其是在葉修臉上的粉越來越厚,顏色越來越多,最後終於變成是個人就認不出來是葉修之後,韓文清才忍無可忍地又拿起了卸妝水,沾濕卸妝棉往葉修臉上按了一陣就開始猛擦。葉修說臥槽這是想毀我容的節奏啊,韓文清說你剛剛沒照鏡子麼?你要毀容也不是我毀的。

  「說得你挺專業似的,」再次打好粉底的葉修把紫色的眼影和筆刷一起塞到韓文清手上:「你來。」

  韓文清沉默地又刷了一下網站,才轉過身去面對葉修那張閉上了眼微微揚起的臉,比起手上這支刷子,他更想親自去碰觸他,不過正事要緊。葉修的鼻息呼在他的手上,睫毛一顫一顫地,讓韓文清居然覺得有點緊張。

  「好了。」韓文清說。

  葉修撈起小鏡子對著自己一照,立馬倒抽了口涼氣,露出滿臉驚豔:「行啊老韓,不愧是你。瞧我,活像是瘀青似的,你剛怎麼不乾脆揍我比較快?」

  說完他衝著韓文清小心翼翼地碰了自己的眼周一下,還真像是輕輕一觸就會犯疼。韓文清沒忍住,冷峻的臉笑了起來,讓葉修突然覺得自己的臉這樣被搞還挺划算。

 

  擠出來的五天假期他們除了榮耀之外,前三天都在玩這些東西,韓文清不免也被葉修荼毒了一把,頂著厚重的假睫毛幾乎睜不開眼,讓葉修笑得東倒西歪。那之後他就怎麼都不肯讓葉修碰他的臉了,除非他手上什麼也沒拿。

 

  到了真得上鏡的前一晚,唐柔她們可總算是回來了。陳果過來捏了葉修的臉一下,說這幾天有乖乖保養吧?膚質挺不錯。魏琛在旁邊涼涼地看了韓文清一眼,說唉唷,被誰給滋潤的。葉修沒害臊,笑說嫉妒就直說吧,我度量大。

  「明早怎麼過去?搭出租車?」唐柔忽然問了一句,韓文清順勢接口道:「我載你們吧。」葉修沒忍住笑了出來,說韓大大,你把車從Q市運到H市了我怎麼不知道?韓文清臉色一沉,還未有所表示,葉修就又說哎猥瑣方,你那台二手車借一下。方銳回你大爺的,誰敢把車借你?你駕照有沒有拿出來我看看。說完他對上韓文清的臉,默默地就把車鑰匙交到了韓文清手上。

  回頭問老林韓文清開車技術怎樣。方銳默默地想。

 

  洗完澡之後葉修濕淋淋地從浴室晃出來,穿著鬆鬆垮垮的睡衣,頭上還隨便地披著一條毛巾,免得水從頭髮滴到地上。韓文清看著他沒擦乾的腳丫子在地上踩出一個一個水印,沒說話。葉修懶洋洋地晃到那一堆累積下來的瓶瓶罐罐前,抽出一塊化妝棉倒了些化妝水上去,閉著眼睛開始拍臉。弄完之後葉修又擠了些乳液,隨便在臉上抹了兩下,然後長嘆一口氣說女孩子每天搞這搞兩次不累麼。韓文清沒回他話,過去用手把葉修臉上那沒塗均勻的白緩緩地推開,然後葉修衝他嘻嘻笑了一下。

  「最後一次。」葉修翻出一片面膜,無比嚴肅地說:「老韓,一如既往,別嚇著了。」而後他從容就義,靠著床頭仰著臉艱難地將那塊又濕又滑的玩意貼到了臉上。

  韓文清忽然想起小時候第一次撞見自己的媽媽敷面膜時,受到多大了的驚嚇。在奶奶把整口假牙拿出來刷之前,他都以為面膜是最可怕的。

  「幫我記個時間,哥閉目養神下。」葉修的面孔藏在薄膜後方,嘴唇小弧度地動了動,讓韓文清深深有感這臉也是可以不嘲諷的。

  他沒告訴葉修這些,逕自開啟了榮耀的介面,操著馬甲號跟霸氣雄圖搭上了線。葉修在後面唉唉叫了起來,韓文清說我刷完這副本你剛好可以拿掉,別吵。

  等韓文清刷完本,才發現身後竟然沒了動靜。他退出遊戲轉頭,果不其然看見葉修就那樣維持著半躺的姿勢進入夢鄉。他關了電腦回浴室洗了把手,關了大燈。小燈的昏黃映得房裡溫馨非常,韓文清伸手去摘掉葉修臉上的面膜,照著蘇沐橙叮嚀的把手上多餘的精華液全抹到葉修的脖子上。葉修睜開眼睛衝著他打了個哈欠,韓文清動作頓了頓,嫌惡地看了他一眼,說:「你沒刷牙。」

  葉修聳聳肩,說怎麼,會臭?韓文清說廢話。葉修揉揉眼,又打了個哈欠,才四腳並用慢悠悠地起身漱洗。

  回來的時候韓文清已經躺好,葉修也沒管會不會壓到人家就直接趴倒在床上。韓文清嘖了一聲,葉修才乖乖躺好。沉默半晌,葉修說老韓對不住啊,難得擠出一個禮拜的時間,啥身理需求都沒解決哈?他轉身笑嘻嘻地面對韓文清,韓文清看他,挑挑眉,說我們什麼時候為這個約出來過了?

  知道葉修是為沒將時間完整地留下來不好意思,韓文清沒刁難他,說,明天早起,睡了。講完他就率先閉上眼睛。他跟葉修睡覺的時候不習慣黏在一塊,一來熱,一來一邊醒來了容易驚動另一邊。保持一定的距離,碰到了也不奇怪。他們躺在床上就能感覺床墊是因為彼此的重量下沉。葉修看著韓文清閉著眼的臉,才說嗯,晚安。

 

  隔天,葉修難得地比韓文清起得更早。韓文清上了駕駛座,蘇沐橙也上了車,葉修才拎著早餐關上了副駕駛座的門。

  「哎老韓我說,你要接我的話下午三點半來啊。」下車前葉修回頭說了句,韓文清回你老闆娘跟我說的時間是三點。蘇沐橙微笑說韓隊,葉修是怕你等呢?當事人已經轉頭走了。

 

  換了一身葉修看不出來到底該用布來形容呢還是漁網來形容的衣服,葉修坐上椅子的瞬間就覺得,可以結束了嗎好想回家。美妝師用髮桍和小黑夾強迫他暴露了整張臉孔,認真端詳的目光讓葉修產生自己長得十分異於常人的錯覺。化妝師的筆刷畫在臉上的時候他想起韓文清不知控制的力道,想著自己回去之後非得笑他不可。

  一邊的助理喋喋不休地和他攀談起來,說葉神我是你的粉啊,別擔心我們這個化妝師的手可巧奪天工了,絕對把你變得美美的。話說葉神居然代言了我們的廣告,感激的不行啊……葉修終於沒忍住,說你粉的是黃少天吧?助理笑著說都粉都粉。

  他坐在那裡覺得第一次去理髮店他也沒這麼緊張。說到髮,那助理似乎在他的後腦夾了什麼上去。蘇沐橙那邊已經在試著拍幾張了,葉修真不懂一個男人被化妝的時間怎麼會比一個女人還長,一時竟忘了他化的才是女妝。

  「哎其實你皮膚挺白啊,」那小助理不同於安靜的化妝師繼續碎念著:「就是有點黑眼圈,不過不打緊,這遮瑕膏很有用的……」葉修充耳不聞,開啟面對黃少天的無視技能。

  等葉修也整裝完成,蘇沐橙阻止了他照鏡子的意圖,說晚點看吧當驚喜。葉修無奈,但從善如流。他打量蘇沐橙一身帥氣的衣裝和那張被妝染上了陽剛氣息的臉蛋,下意識地笑說下次可得跟沐秋說妳長得比他還帥了。蘇沐橙撥了撥葉修的髮片說那我也得告訴他你變漂亮了。然後他們互相笑了一下。

  正式上鏡的時候雖然葉修面對鏡頭早就沒了(或者說有過嗎?)害臊的情緒,但他的表情還是遇到了瓶頸:什麼叫性感的表情哥真沒擺出過你造嗎。再說沐橙在呢,多彆扭你造嗎。無可奈何,攝影師只好叫他隨便笑個,葉修想了想,扯了下嘴角,只記得自己平常應該是這樣笑的?助理在一旁大驚說是傳說中葉神的嘲諷臉,但看起來真……妖媚。

  葉修的笑容登時冏在那裏,在好一番指導後葉修才露出點和平時不同的表情,但半挑高的眉毛這類的面部微操實在不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至少所謂的性感,在他不知道第幾次控制嘴巴的開合大小之後,總算讓攝影師找到了一個滿意的角度。微張而濕潤的嘴唇最剛好,你的瞳孔稍微渙散一點可以麼?痾不是讓你外鬥雞眼,就是放空點……

 

  ──然後整個廣告組就玩瘋了。

 

 

  「葉神我說你就這樣回去吧。」助理認真地說。

  「怎麼可能。」打死都不想讓老韓看到。

  助理又說:「可以改叫你豔神嗎?」

  「當然不可以。」葉修很嚴肅。他方才終於有機會看了鏡子,原本做好了看到面目全非的自己的心理準備,誰知道這妝濃淡得宜,保留他本來的臉部特色,就是柔和了他的輪廓,儼然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妹子,萌亦可性感亦可。怎麼他跟韓文清當時就從沒玩出這種效果?

 

  樓下的韓文清坐在車裡已經一個半小時,現在時間是四點半。他已經和陳果再度確認過時間,覺得事有蹊蹺,最後還是打了蘇沐橙的電話,對方說了句你稍等,韓文清還以為她要把話筒拿給葉修,殊不知通話就這麼無情地斷了。好半晌有個男人敲了敲車窗,韓文清挑眉,發現那面孔略熟悉,才驚訝地察覺那是蘇沐橙。

  「挺好看。」他誇獎她,蘇沐橙笑笑收下這個讚美,說你跟我上來一下。韓文清摸不著頭緒,跟著蘇沐橙的腳步進了攝影棚,然後傻在了那裡。

 

  葉修見韓文清來了,反而不緊張了,他看了看愣住的韓文清忍不住笑了下,說怎麼,被驚豔了?這表情讓攝影師差點崩潰,硬是抓著相機扣下十六連拍。韓文清回過神來,過去說怎麼還沒好?葉修這才破功,苦著一張臉說這些人不讓走啊,老韓你可真是來對時機了。

  韓文清看了眾人一眼,那小助理早就震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韓文清對葉修說好了就回去,你以為現在幾點了?葉修說我知道你明早十點的班機,別緊張別緊張。

  卸妝,換回原本的衣服,和蘇沐橙上了車之後葉修看著後照鏡若有所思,說這照妖鏡現在照的可是我的原形了,可惜麼?

  韓文清說醒醒,你以為我是因為你的臉看上你的麼?葉修大笑,說老韓口齒變伶俐了啊?蘇沐橙在後座只覺得愛情是美好的。

 

  那天晚上葉修原本想爽爽把所有的化妝品都丟了,剛剛那廠商還高興地送了他一堆,但他轉念一想,索性交由蘇沐橙讓她送給陳果,那什麼優惠券也都這麼著了。

 

  一星期過去,葉修都忘了這事,直到廠商寄了海報過來,主題是「美,無關性別」。一些自然是帥得不行的蘇沐橙,聯盟一大美女都要跟聯盟一大帥哥的周澤楷槓上,另一些自然是葉修。他看著那張自己本該熟悉的臉,忽然覺得這微妙的感覺應該要寄給葉秋讓他也感受一下。

  一隻手拍上他的肩膀,魏琛一臉假正經,說:「同志,別流淚,你美極了。」方銳跟著吹了聲口哨,說:「哎唷不錯嘛~葉女士。」葉修說怎麼,今天才知道哥天生麗質難自棄?魏琛立刻作勢要吐,葉修呵呵兩聲。

  

  那週電競之家拿他們大作文章,職業選手群更是各種爆炸。黃少天說屁呀那是誰啊說那是老葉我才不信啊你妹的這是什麼宣傳,葉修說,哭吧,你們藍雨做不了這種廣告。各方的嘲弄葉修應對自如,不如說還游刃有餘地嘲弄了回去。

 

  「喂?老韓?」海報公布的當天晚上,蘇沐橙看到來電顯示為韓文清,立刻就把手機交到葉修手上。葉修沒等韓文清開口就說,被照片嚇到了求安慰?韓文清道怎麼可能。

  「那怎麼了,你喜歡我那個樣子麼?」葉修的聲音充滿了笑意,調侃又調情。韓文清冷笑,說葉修,我從來就不是根據你什麼樣子喜歡你。

 

 

  和你叫做葉秋還是葉修都無所謂一樣。

─FIN─

馬ㄉ根本辛酸血淚史,為了一個腦洞看看下面我們多努力(ry









太太!太抽象了好嗎!!!!

雲YA表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面膜(。
最後艷神走這裡→圖片ㄛ舔舔舔舔

番外篇【全職】真愛(韓葉)

25 Jul 2014
 
评论(37)
 
热度(219)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