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喻魏/周翔/黃于。
 
 

【全職】新居(韓葉)

  「不行了老韓,我要散架了……」說完人懶懶地坐到椅子上。

  「……」他們這還只是搬了東西進來而已?散亂的箱子甚至還沒打開?韓文清看葉修攤在那裡,一時無語。

 

  他們拉拉扯扯地又走過十個年頭,同居是一個偉大的決定,這樣跟作息不一樣的人同居更是準備要考驗真愛的火候了。他倆之間的感情大至火山爆發,小至星苗點點,但總歸就是掐不息,放在那裡,總會調整成適當的溫度。

  三十九歲逼近不惑之年,韓文清的事業已經穩定下來,職業選手時期累積的存款更是早已足夠他置產。葉修反正還是在榮耀界裡晃悠,當指導人員或是指點技術部製作銀裝,過的算是愜意清閒。

  題外話,郭明宇忽然回來連本帶利地還了錢,但"利"葉修是不肯收,針對老朋友回來眉飛色舞了一把,話題還是在榮耀上轉悠,回去被韓文清訓了對金錢的管理一頓。

  總之,雙方的財力足以支撐他們單獨生活,或許他們習慣挑戰,因而做了這樣的選擇。

 

  首先他們要面臨的挑戰就是衛生環境。地上盡是木屑沙子小石頭,看來是非得大掃除一番不可了。韓文清翻出幾條超市買回來的抹布,塞給葉修一條要他去擦桌子,葉修剛要埋怨,就對上韓文清「這難道還不是現下最輕鬆的工作嗎?」的視線,摸摸鼻子洗抹布去了。

  桌子和抽屜都乾淨之後東西盡可能地都堆向了那裡,葉修說幹嘛不請人來弄,韓文清表示浪費錢。他沒說葉修奮力跟桌子上的小斑點纏鬥的樣子其實挺不錯。

 

  和衛浴一番糾葛又和廚房鬥爭,客廳也整理完之後就剩下臥室這個敵人。韓文清認為臥室必須是更加乾淨的,他細心擦拭衣櫃的每一角,隨後對著窗戶發愁。把玻璃也擦的啵棒兒亮之後,他聽見葉修說:

  「不是吧老韓?你真的要跪著擦地板?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韓文清已經灰頭土臉的臉又黑了幾分,他煞氣地一甩抹布,說,你也得擦。葉修的外觀也是很凌亂的,聽到這話臉上也泛起苦意,讓韓文清不輕不重地罵了句懶,轉身去拿抹布。

  葉修看韓文清背對著自己,偷偷地坐到了椅子上沒動。雖說男子漢的膝蓋不會輕易交出來,但韓文清是個爽快的人,他蹲下身子,光裸的膝蓋抵在地上。他跪在這個以後他們將一起生活的地方,為這塊天地折下了腰。

  葉修沒有欣賞或感傷,他只覺得韓文清微微翹起的屁股惹眼,竟伸腿用腳趾去撓了韓文清一下。韓文清身形一震,轉過頭來是一張木著的臉。他壓抑心中的怒火,好半晌才沒把抹布甩葉修那張笑嘻嘻的臉上。

  讓葉修也來嘛地板吧,韓文清回頭檢查他擦地板的進度,結果,哇,這個人,擼了地板兩下,也不管地板還很髒,就這麼躺下去了。

  韓文清不會懷疑自己要是叫葉修繼續幹事,他會在地上用滾的。當然不是葉修不愛乾淨,只是他倆現在真的夠髒了,狼狽的不差用背部抹地板幾下。

 

  為什麼這個男人都幾歲了還是這個樣子。韓文清無奈。他聽說了葉修十五歲離家出走的事蹟,知道這人荒唐起來實在是各種胡來。肯定是吃過苦的,就是骨子裡也倔降。

  他現在不太碰榮耀了,雖然不至於回首的時候瞧不起當年瘋狂的自己,但想起來仍會感嘆那時的他還真能為一個遊戲一往無前;至於葉修,這還沒瘋完呢,或許會燃燒到盡頭吧。

  韓文清一邊想著這些一邊把地擦完,中途葉修似乎是有點不好意思,過來要幫忙,韓文清看了看他因為洗抹布洗多了而有些泡皺的指腹,最後要他別礙事去旁邊待著。

 

  塵埃落定,韓文清滿意地環視了新家一圈,最後看了看整間屋子裡剩餘的兩樣髒東西──葉修和他自己。他發現葉修已經在椅子上睡著了,想了想還是殘忍地把人叫醒,扔進浴室打理一番。葉修看來是真的累壞了,搓洗自己都有氣無力,韓文清拿他沒轍,把人從頭到腳清了個遍。

 

  一整個下午他們只啃了兩個飯糰,現在卻是倦得連進食的力氣都沒有了。安然地躺上了床,韓文清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抱了葉修,葉修迷迷糊糊地說幹嘛啊爺今天沒力氣陪你玩啊。懶得回話,韓文清捏了葉修的手臂一下,說睡了。

 

  他聽說過同居之後所有對方的缺點都將收進眼底,任何不對盤的事情也將無所遁形。韓文清隱隱想著葉修這人一兩個月後還會不會乖乖做家事,忽然覺得這也是一種令人期待的生活。

 

  他的新居或許不是這幢房子。

  他睡著前最後一個念頭慢悠悠地晃過去。

  是他懷裡抱著的這個東西。

 

 

 

─FIN─

 

後記:
依舊是老韓嫁我系列。
搬新家我快累斃了現在還是很不適應……
新居不就是個歸屬嘛……一個對未來的憧憬(躺下
我只會清水,坐等人家肉(x

04 Jul 2014
 
评论(11)
 
热度(90)
© 世瘋日嚇 | Powered by LOFTER